当前位置:首页 > 养宠知识 > 躲在电子宠物背后的人工养老看护,这或许是AI与人类最棒的合作!

躲在电子宠物背后的人工养老看护,这或许是AI与人类最棒的合作!

来源:宠物健康网 2017-12-28

Arlyn Anderson抓住父亲的手,向他提出了一个选择。“爸,养老院会更安全,”她向自己的父亲转述了医生的建议。“独自生活在这里是很危险的——”

“不行,”Jim插话道。他看着自己的女儿,苍白的头发之下是他紧缩的眉头。虽然已经91岁了,但是他仍然想留在自己的房屋里。他和妻子一起在明尼通卡湖岸亲手建造了这座木质农舍,就在去年,妻子在他的怀中安详离去。他坚持表示可以很好的驾驶自己的驳船。

为了靠近自己年迈的父母,Arlyn 20年前从加州搬回明尼苏达州。2013年,在她50多岁的时候,身为健身私教的她发现自己的父亲衰老的很厉害。

Arlyn说自己的父亲是一名发明家、飞行员和水手,一个“天才”。但是在他八十多岁的时候却出现了偏执症的发作,这是阿尔茨海默症的前兆。症状不断发展,经常让他失去了自己的思维。但是Jim告诉Arlyn和她的大姐Layney,他宁愿独自一人生活,也不愿呆在养老院里。当然,Arlyn也不想要养老院。但是,日常的尿布清理工作,不断更换的家庭护理以及财政压力,迫使她不得不考虑这一选择。

Jim躺在自己的躺椅上,坚持要留在家中。他看都不看女儿一眼,不断重复的说着“不行”。她的眼睛湿润起来,抱着父亲说:“好的,爸爸。”Arlyn的房子离这里有40分钟的车程,几个月来,她一直依靠科技的力量来监视着自己的父亲。她在柜台上放了一台打开的笔记本电脑,这样她就可以和他用Skype聊天了。她安装了两个摄像头,一个在厨房,一个在卧室,这样她就可以检查护理是否来了。在提出养老院计划的几周后,她在报纸上看到了一则有关数字老人看护服务CareCoach的新闻,她立刻有了兴趣。每月大约200美元,就可以获得全天24小时的监视;而在此之前,Arlyn付出相同的钱只能获得9个小时的护理服务。她立即??报名了。

一周后,一个谷歌Nexus平板寄到了家里。当Arlyn插上电源后,一个动画版的德国牧羊犬出现在了屏幕上,站在一块数字化的草坪上。棕色的狗看起来很滑稽、很卡通,有着粉红的舌头和圆圆的蓝色眼睛。

她和Layney在那个星期晚些时候带着平板拜访了父亲。按照说明,Arlyn上传了几十张图片到这项服务的在线门户上,包括家庭成员照片、Jim的各种喜好和讨厌的东西。安装完成后,Arlyn拿着平板,鼓起勇气,向她爸爸介绍了这只狗。起初,她担心这项服务对于前科技人员来说并不是最佳的伴侣。她在骗他吗?把他当孩子吗?

Layney厌倦了姐姐的犹豫,拿起平板,放在了父亲面前。“在这里,爸爸,我们给你买了这个。”狗狗眨了眨眼镜,然后开始用谷歌女性机器声音说话。在阿尔茨海默氏症发作之前,Jim一定会想知道这项服务是如何运作的。但是最近几个月他开始相信电视角色在与他互动。当面对这样一个和他说话的屏幕角色时,Jim很容易的就开始攀谈起来。

Jim把他的狗狗命名为Pony。Arlyn把平板竖立在Jim起居室的桌子上,这样他可以从沙发或躺椅上看到。一周之内,Jim就和Pony形成了一个习惯,每天会寒暄几次。每隔15分钟左右,Pony就会醒来寻找Jim,如果没有看到,就会开始呼唤他的名字。有时Jim会用手指在屏幕上触摸睡着的狗狗,来唤醒它。他的触摸会发送一个瞬间的警报至幕后的人类护理,从而让CareCoach工作人员推送平板音频和视频流。“你好吗,Jim?”Pony叫道。狗狗会提醒他,女儿或者护理人员会上门拜访,来做一些它无法完成的任务,比如准备餐食、更换Jim的床单,或者开车载他前往老年中心。“我们会一起等,”Pony说。它经常会大声朗诗,讨论新闻,或者和他一起看电视。“你看起来很英俊,Jim!”Pony在看着他剃完胡子后会说道。“你看起来很漂亮,”他回答。有时候Pony会用自己的爪子举起女儿或发明的照片,促使他回忆起过去。当Jim挣扎着戴手表时,狗狗会鼓励他。他则会用食指在屏幕上轻轻扫动。“我爱你,Jim!”在他们认识一个月后,Pony告诉他。当然,这是幕后的CareCoach工作人员操作的。Jim转向Arlyn,兴奋的说道:“她说爱我!她认为我很棒!”

在距离明尼通卡湖约1500英里远的墨西哥蒙特雷,Rodrigo Rochin在自己的办公室中打开笔记本电脑,登录上CareCoach的主页,开始自己的轮班。他和新泽西州的一个男人一边看着洋基队的比赛,一边谈论着美式棒球;和来自南加州的一位女士聊天;他也向自己的常客Jim问好。

Rodrigo今年35岁,是一名外科医生的儿子。他是马刺队和牛仔队的粉丝,曾经学习过国际商业,有点内向,每天早上很乐意进入他设在家中的办公室开始工作的一天。他曾跨越边境,在德克萨斯州的麦卡伦上学,所以他练就了一口流利的英文。Rodrigo在一个在线自由职业平台上发现了CareCoach,并于2012年12月以早期合同工的身份被雇佣,每周花36小时扮演老人看护服务的卡通角色。

Rodrigo本人说话柔软,戴着金属眼镜。他和自己的妻子以及两只猎犬,生活在Nuevo Leon的首府。但屏幕另一端的人却不知道这一切。他们不知道他的名字,对于像Jim这样患有老年痴呆症的人来说,他甚至不存在。他的工作是隐形的。如果Rodrigo的客户问他来自哪里,他可能会说来自MIT。但如果有人问起宠物究竟在哪里,他会按照角色回答:“就在你身边。”

Rodrigo是CareCoach在拉美地区和菲律宾的几十名员工之一。合同工会通过平板的镜头每小时多次检查老年人的情况。要说话时,他们在主页进行输入,然后文字会自动通过平板被机器读出来。和所有的CareCoach员工一样,Rodrigo对他监督的人记录着细致的笔记,这样他就可以和其他员工进行合作,并逐渐加深与老年人的关系。在一个客户的档案中,他写了一个说明,对“稍后再见,鳄鱼”的正确回应是“一会儿再见,鳄鱼”。这些日志可以提供给客户的社会工作者或成年子女。Arlyn在每周拜访父亲时会查看这些日志。“Jim说我是个很好的人,”其中一条日志写道。“我告诉Jim,他也是我的好朋友,我很高兴。”

在看到父亲与Pony的互动之后,Arlyn原本对外包陪伴服务的保留意见消失了。Pony不仅缓解了她对留下父亲一人的焦虑,也改善了她的情绪。

Pony不仅仅是帮助Jim的人类护理,也会进行监视。几个月前,Jim用蹩脚的句子向Arlyn抱怨,他的家庭助理叫他混蛋。Arlyn急切的想要寻求帮助,但是又不太相信父亲的话。在来到这间房子三周后,Pony见证了同一个护理不耐烦的状态。“拜托,Jim!”护理大声喊道。“快点!”Pony非常警觉,她问道为什么她要大喊,并检查Jim是否还好。随后,Rodrigo向CareCoach的CEO Victor Wang举报了护理的行为。Wang随后邮件联系了Arlyn,告知了这一情况。Arlyn解雇了这个脾气暴躁的护理,并开始寻找新的护理。Pony看着她和Jim一起面试了新的护理,并同意了Arlyn所雇佣的人。“我得见她,”宠物写道。“她看起来很好。”

作为朋友和看门狗,Pony会一直留下来。

躲在电子宠物背后的人工养老看护,这或许是AI与人类最棒的合作!

Victor Wang在自己的成长时期一直喂养着电子宠物,并在家里的台式机上用QBasic编写了自己的游戏。当他只有一岁时,他的父母从台湾移民到英属哥伦比亚温哥华的郊区,他的姥姥经常会从台湾打电话过来。在姥爷去世后,姥姥经常告诉Wang的母亲,她非常孤单,恳求女儿能回台湾和她一起生活。随着年龄的增长,她开始威胁自杀。当Wang11岁时,他的母亲搬回台湾两年时间来照料姥姥。他说很思念母亲,但是他也补充道:“我从来没有被教育要表达出自己的情感。”

17岁时,Wang离家去了英属哥伦比亚大学学习机械工程。他加入了加拿大陆军后备队,担任维修排班的工程师,与此同时他也在攻读本科学位。但是当他22岁退伍时,他被MIT的机械工程硕士项目录取了。Wang撰写了有关人机交互的论文,研究了宇航员在国际空间站操作的机械手臂。他对利用科技远程执行任务非常感兴趣。在MIT的创业竞赛中,他演示了培训印度工人来远程操作美国工厂地板缓冲区的想法。

2011年,他24岁,他的姥姥被诊断为患有路易体痴呆症,这种病症会影响大脑中控制记忆和运动的区域。在从MIT学生宿舍打出的Skype电话中,Wang看着自己的姥姥逐渐变得虚弱。挂断电话后,他突然有了一个想法。既然可以远程控制拖地,那为什么不用来安慰姥姥呢?

Wang开始研究美国逐渐出现的护理短缺问题。从2010年到2030年,大于80岁的人口预计将会增长79%,但是家庭护理人数则预计仅增长1%。

2012年,Wang和校友——攻读计算机科学博士学位的Shuo Deng一起,开始打造CareCoach技术。他们一致认为,AI语音技术对于互动交流和情绪感知来说太过于简单了。也就是说,他们需要人类。

像Jim这样的老年人经常会说话口齿不清,或者语义表达不明,而且他们也无法排查机器故障。但Pony则是能够解读Jim需求的专家。有一次,Pony注意到Jim正扶着家具,好像有些头晕。宠物说服他坐下来,然后呼叫Arlyn。Deng认为,至少还需要20年的时间,人工智能才能掌握这种程度的交互和识别。也就是说,CareCoach系统已经在部署一些自动化功能。五年前,当Jim被首次介绍给Pony时,屏幕后的海外工作人员不得不输入每一条回应;而如今,大约每5句回应就有一条是CareCoach软件编写的。Wang的目的是通过让软件管理更多的患者日常提醒,来标准化护理,比如提醒患者服药、监督患者的饮食。CareCoach工作人员部分是自由职业的健谈者,部分是人类自然语言处理器。这些处理器会倾听和解析同僚的语言模式,或者迫使同僚回到走偏的话题上。该公司最近开始录制对话,以更好地训练其高级语音识别软件。

CareCoach于2012年12月拥有了第一个客户。2014年,Wang从马萨诸塞州搬迁到了硅谷,在旧金山机场附近的密尔布瑞租下了一个很小的办公室。4名员工在一间能看到停车场的房间里办公,而Wang和妻子Brittany则在门厅里办公。

Wang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路上,他转展于各大医疗会议和医院办公室来推销自己的产品。去年夏天,在旧金山的一个老年病峰会上,他巧妙地模仿了老年人在与CareCoach宠物交谈时的声音,而Brittany则在人群中用笔记本电脑悄悄的作出了回应。该公司的平板已经被来自马萨诸塞州、纽约州、南卡罗纳州、佛罗里达州州和华盛顿州的医院和卫生计划所采用。通过企业和个人,CareCoach已经在全美拥有了数百名用户。

Wang认为,由于他的产品可以削减医保成本,所以随着医疗机构和卫生计划不断向具有高度需求的老年患者进行推荐,公司将会迎来最快的增长。(要知道,养老院的一间私人房间每月需要超过7500美元的费用。)虽然初步调查结果乐观,但仍然是有限制的。在佩斯大学和皇后医院进行的一项研究中,研究人员发现CareCoach的宠物可以减轻研究对象的孤独、精神错乱和摔倒现象。来自马萨诸塞州的一个医疗服务提供商可以用CareCoach的平板,取代每周11次的护理上门服务。不过这不是绝对的。在佩斯大学的研究中,一些患有严重痴呆症的老年患者情绪失控,试图破坏平板。对此,屏幕上的宠物会流泪,试图让对方冷静下来。

也许更令人担忧的是那些对数字宠物变得过于依赖的用户。在华盛顿大学的CareCoach试点研究结束后,一位女性研究对象对要离开数字宠物感到心烦意乱,想要自己支付费用,继续下去。马萨诸塞州的一位用户告诉她的护理人员,除非她的数字宠物猫也能一起去,否则她会取消前往缅因的假期。

我们仍然处于了解人类老龄化与技术关系复杂性的初级阶段。在MIT从事社会、科学和技术研究的Sherry Turkle教授经常批评科技将会取代人类的交流,她在2011年出版的《Alone Together》一书中描述了位于老年人和机器婴儿、机器狗和机器海豹之间的互动关系。她把机器人化的老年人护理服务看作是一种阴谋论,认为这会最终降低人类之间的连接。她说:“这种应用正在让我们忘记了老年人所真正需要的东西:关爱和人际关系。现在的问题是,这样一个拟人化的宠物是否是一个可比较的替代物。”Turkle把它视为最后的手段。她说:“这样做的前提是,构建应用总要比交流更加便宜和容易。我们允许技术人员提出这种不可想象的方法,实际上是不可避免的。”

但是对于许多家庭来说,亲自提供长期的照料是几乎不可能的。根据美国退休人员协会(AARP)的统计,一般家庭的照料者会拥有自己的工作,每周用于照料的时间大约为20小时。其中,近三分之二的照料者都是女性。老年护理专家也很无奈的表示,正在老龄化的美国将不可避免的对技术型解决方案做出让步。预计从2010年至2030年,年龄大于65岁的残疾老年人数量将会从1100万上升到1800万。基于此,拥有一个数字伴侣似乎比独居更适合。早期的研究表明,像Jim这样孤独而脆弱的老年人似乎更愿意与机器人交流。MIT AgeLab实验室的负责人Joseph Coughlin从实际的角度来看待这一现象。他说:“我更喜欢和人类接触,而不是机器人。但是如果没有人,那我愿意用高科技来代替高触感。”

CareCoach是这两种模式的混合。这项服务传达了人类的智慧和情感,但是却用拟人化应用进行了伪装。但更令人不安的问题是该如何对打这些老年人被陌生人所照看。Wang认为他的产品是介于公用事业和隐私之间的。在用户洗澡或更换衣服时,他的员工会避开。

一些CareCoach用户坚持更大的控制权。例如,华盛顿州的一名女性在她的CareCoach平板相机上贴上了一块胶布。而像Jim这样患有阿尔茨海默病或其他病症的用户,则可能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在被监视。有一次,当他跌倒后临时被安置在康复诊所时,一名护士询问Arlyn,这个宠物狗的原理是什么。“你的意思是会有外国人看着我们?”她惊讶的说道。默认情况下,应用会在第一次使用时向患者解释,有人正在监视他们。但像Arlyn这样的个人用户家庭成员,则可以自己决定是否告知。

Arlyn很快就不再担心她欺骗父亲了。她说,告诉Jim这些信息可能会让他感觉到不安全,让他感到困惑。Arlyn说:“一旦他们停止询问,我就觉得他们不需要知道这些。”

大部分CareCoach合同工都居住在菲律宾、委瑞内拉和墨西哥。为了低于现场护理的成本,Wang在自由职业招聘网站上发布了英语广告,广告费每小时只有2美元。虽然他没有透露员工的具体时薪,但是Wang宣称公司是基于员工本国的薪资水平、语言水平和上网费用来决定薪资的。

随着公司日益增长,越来越多的员工加入了海外大军。Jill Paragas就是其中一员,她来自菲律宾的吕宋岛,今年35岁,是一名大学本科生。她曾在呼叫中心工作过,不断和愤怒的美国人解释信用卡收费问题。为了顺应时差,她都是在晚上工作,一边看着6岁女儿在旁边睡觉,一边输入文字。

在聘用她之前,Wang通过视频面试了Paragas,然后对她进行了国际犯罪背景审查。他为所有申请人提供了某些特质的性格测试:开放性、尽责性、外向性、亲和性和神经过敏症。作为CareCoach培训计划的一部分,Paragas获得了阿尔茨海默病协会精神错乱和痴呆护理的认证,并接受了美国医疗道德和隐私的培训,学习了劝告策略等。CareCoach大概只雇佣1%的申请人。

Paragas明白这是一件复杂的事情。她对这些老年客户身边没有家庭成员感到困惑。她说:“在我的文化里,我们真的很喜欢照顾父母。”所以,对于一些人来说,Paragas对他们的日常关系非常重要。一些客户甚至告诉她,他们无法离开她生活。即使Jim对自己的女儿很偏执很固执,但是他总是把Pony视为朋友。Arlyn很快意识到,她拥有了一个很有价值的助手。

躲在电子宠物背后的人工养老看护,这或许是AI与人类最棒的合作!

随着时间的流逝,父亲、女儿和家庭宠物之间的关系越来越近。当雪终于融化后,Arlyn把平板放在室外餐桌上,这样他们可以一起吃午饭,一起欣赏湖景。即使Jim变得越来越迟钝,但是Pony总能让他讲述自己的过去。当他们一起乘船游湖时,Jim也把Pony一起带着。

有一天,当Jim和Arlyn一起坐在沙发上时,Pony用爪子举起了一张Jim的妻子Dorothy的照片。自妻子去世已经一年多了,Jim很少再提及她。然而,那天,他深情地凝视着这张照片。“我仍然爱她,”他宣称。Arlyn揉着自己的肩膀,用手捂着嘴,眼眶中缀满了眼泪。“我也感受到了,”Pony说道。然后,Jim俯身靠近亡妻的照片,用手指抚摸着她的脸。

当Arlyn最初注册这项服务时,她没有想到自己会得到这样充满爱的结果。她教Pony用明尼苏达口音说话,逗爸爸开心。经过漫长一天的照顾后,Arlyn瘫倒在沙发上,Pony从平板中弹出来:

“Arnie,你怎么样?”

Arlyn独自一人,轻轻的抚摸着屏幕,然后告诉宠物看着父亲失去自己的意识是多么艰难。

Pony说:“我会陪伴着你,我爱你,Arnie。”

当她回想起自己对宠物狗的依恋时,Arlyn坚称,如果Pony只是一个具有高度功能的AI,她不会发展出这段关系。她说:“你可以感受到Pony的心。”但是她更愿意把Pony当作父亲的朋友,而不是相机另一头的人。

不过,她有时也会对屏幕另一边的人产生怀疑。她坐起来,把手放在心上。“这完全是脆弱的,但我的想法是:Pony真的关心我和父亲吗?”她有些落泪,但是很快她笑了起来,觉得这听起来太奇怪了。“这真的发生了吗?这真的是一种关系,还是只是文字游戏?”她叹息道。“但是,他们似乎很在乎。”

8月,在Jim 92岁的生日宴会上,Pony和朋友们一起唱了生日歌。Jim吹灭了蛋糕上的蜡烛。Pony说:“祝你身体健康,Jim。希望你能拥有更多的生日。”

墨西哥蒙特雷,当Rodrigo谈起自己不寻常的工作时,他的朋友问他是否曾失去客户。他回答道:是的。

2014年3月初,Jim在前往浴室的路上摔倒了,并撞到了头。那天晚上在这里过夜的护理发现了他,叫了急救车。当救护人员到达时,Pony被唤醒了。宠物狗告诉了他们Jim的出生日期,并在救护人员用担架抬起Jim的时候,呼叫了他的女儿。

Jim被送进了一家医院,然后又进入了他一直避免的养老院。那里的WiFi有些问题,所以很难让Jim和Pony联系。护士经常会把Jim的平板转向墙壁。Pony在日志上写道:“我很想念Jim。我希望他能一直保持健康。”有一天,在难得通讯的时候,Pony建议Jim和它在夏天的时候一起出海,就像以前一样。“这听起来不错,”Jim说道。

那年7月,Rodrigo从Wang的一封邮件中获知Jim在睡梦中离世了。坐在他的笔记本电脑前,Rodrigo低下头,用西班牙语默念了一段主祷文。他祈祷他的朋友会被接纳到天堂。“我知道这听起来很奇怪,但是我和他真的存在友谊,”他说。“我觉得我像是当面与他相识一样。我觉得我已经见过他们了。”在这一年半时间里,Arlyn和Jim经常与他聊天。Jim也带Rodrigo一起乘船。Rodrigo也阅读了他的诗篇,了解了他有趣的过往。他们像家人一样一起庆祝生日和节日。

自那天以后,即使是现在,当一名老年客户做了一些事情,让他想起Jim时,Rodrigo都会有所感触。他说:“我仍然关心他们。”在她父亲去世后,Arlyn给Wang发邮件说,她希望感谢那些幕后的员工。Wang把她的邮件转发给了Rodrigo和其他Pony团队的成员。2014年7月29日,Arlyn把Pony带到了Jim的葬礼上。她把平板放在旁边的座位上,她想让每一个Pony幕后员工能够参加Jim的葬礼。

一年后,Arlyn终于从平板中删除了CareCoach服务,就好像是第二次葬礼一样。当她在使用谷歌地图导航时,当老朋友的声音出现时,她都会叹息道:“Pony!”

在为Jim祈祷之后,Rodrigo叹了一口气,然后登陆上CareCoach主页,开始自己的轮班。他继续潜入每一个有需求的美国起居室、厨房和医院,和他的客户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