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养宠知识 > [街谈]不妨让宠物话题进入公共政策讨论

[街谈]不妨让宠物话题进入公共政策讨论

来源:宠物健康网 2017-12-06

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国内养宠物的居民越来越多,甚至引来了俄罗斯媒体的关注。俄罗斯记者米哈伊尔·科罗斯季科夫评论说,目前大约有6000万个中国家庭拥有约1亿只宠物,中国家庭2017年花费1340亿元人民币供养宠物,这个数字在未来3年预计将增加40%。背后原因是人口的变化:在中国,独立生活的人和丁克家庭越来越多,这些人更倾向于养宠物。

对于流行“宠物热”,在局外人眼里,看到的可能是宠物经济、人口变化,甚至是心灵空虚;而对于养猫养狗的主人,比如鄙人,感受到的却是外界一些常见的误解。举例而言,有人把养宠物当成心灵空虚的表现。恰恰相反,我的生活从精神到肉体都繁忙而充实。养狗的目的简单而功利———为了保持每天足够的运动量。养狗三年,每天早晚遛狗45分钟,风雨无阻,若不是养狗,无人督促,很可能无法常年保持这样的运动量。又比如,有人觉得养猫狗很贵。的确,大城市物价高,养宠不便宜。可是,养宠物跟养孩子一样,穷有穷养,富有富养。有钱养大狗,没钱你就养只小的。出去洗澡贵,那么在家里洗也未尝不可。

一个参差多态的社会,理应尊重人不同的感情和心理面向。农业社会里,人与动物为伴,动物是生活有机自然的组成部分。工业革命之后,人与自然日益疏离,城市空间不利动物生长,养宠才成了一种特殊现象。正由于特殊,养猫养狗必须给出额外理由。为此外界有时甚至不惜给养宠物者某些类似“精神病理学”的解释,比如缓解孤独感,显示有爱心等,总之,人寄予宠物身上的感情被认为是不真实的,是骄纵虚伪的——— 对身边的人事视若无睹,却对猫猫狗狗情有独钟,这不是堕落不是“异化”,还能是什么?

当然,已与猫狗建立起情感联系并且深陷其中的人,对外界的批评和担忧大多是不以为意的。别管我养宠是出于什么目的,作为一名狗主我更关注的是,在中国养宠物的各种不方便,尤其是城市里,宠物基础设施滞后、公共服务匮乏。无论人们养狗养猫是出于什么样的原因,既然存在这样的需求,又有如此庞大的养宠人口,相应的配套服务就理应跟上。比如在广州,猫猫狗狗是不让上地铁和公交车的,可无论在纽约、斯德哥尔摩还是台北,宠物都可以随主人搭乘地铁———只要装进袋子里就可以。有人可能会说,地铁人都挤不下,你还让宠物来添乱?多虑了。人多狗主自然会考虑要不要坐地铁,我还怕挤坏了我家主子呢!

近年来,国内一些城市顺应宠物增多的现实,相继出台了限养和登记制度。为了动物福利,也为了减少遗弃,令宠物、养宠人群和非养宠人群和谐相处,我认为这些措施的出台,大的方向是对的。这是因为,唯有提高门槛,才能让人们慎重购买和领养宠物。假如领养容易弃养也容易,就会造成流浪猫狗大量繁殖等衍生问题。总之,让“宠物热”现象进入公共政策层面的讨论十分重要,比讨论为什么这个社会寂寞的人越来越多、猫狗主人的钱如何好赚更有意义也更富于营养。